人靠衣装百分百海报剧照

人靠衣装百分百更新至5集

人靠衣装百分百

@《人靠衣装百分百》相关问题

侠客和剑客有什么区别

侠客主要是个侠字,侠客的武功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要侠肝义胆。侠客都是正面人物。而剑客则重在剑上,而此处的剑也不是专指兵器剑,而是泛指武功,取剑为兵之君子之意。所以剑客在武功上都是登峰造极的,而且也仅仅是武功而已,并不一定都是正面人物,有正有邪。当然用刀也不代表着什么,因为还有刀客之称,刀客是指用刀的,取刀之霸气之意,多数也行侠仗义,但不是用刀的都是刀客,侠客也有很多用刀的。一般来讲,用刀的汉子称为刀客,其侠义比不上侠客,其武功也比不上剑客。从兵器上讲,侠客与剑客没什么区别,侠客和剑客用什么兵器都可以,一个重侠义一个重武功而已。其实,剑与刀,真的可以影响人的性格。



日本历史上的著名剑客`

信长不是剑客,他的剑术还不能说明什么,历史上没有他剑术高超的纪录。 上泉信纲公认的剑圣 其剑术比佐佐木和武藏好一个档次上泉信纲 (かみいずみ のぶつな) 本名武藏源五郎,后成为武士改名上泉秀纲,信洲之战后引退潜心研究剑艺,更名信纲 (永正5年(1508年)- 天正5年1月16日(1577年2月3日)),战国时代的兵法家。上泉信纲另一名称是上泉伊势守秀纲。 上野国赤木山麓的大胡城出生。早年在鹿岛师事松本备前守修习香取神道流和鹿岛中古流,16岁时在冢原卜传的指点下完成了鹿岛家传的特殊修炼(即三天三夜总计一千次的试合),成年后再拜爱洲阴流的爱洲移香斋为师修习阴流,在23岁的时候取得印可状,并且研究各种各样的刀法,创出新阴流。期后成为长野业正及武田信玄的家臣。但是为了普及新阴流,在永禄6年在各国流浪旅行。他在永禄7年上洛,传授兵法给室町幕府13代将军足利义辉,被授予“天下第一”的剑圣称号。永禄8年传授给柳生宗严。之后亦传授给其他高徒。上泉信纲在天正5年逝世。 伊东一刀斋景久安土山时期的乱世中,可谓剑侠辈出。上泉伊势守信纲、柳生石舟斋宗严、宫本武藏等等,其中,最神秘也是最强之一的,便是现代剑术始祖、一刀流之创立者伊东一刀斋。说他神秘,是因为没人知道他从何处来;最终又是归往何处?总而言之,就是一名连他生之场所与逝之场所皆为未知而己攀上剑道颠峰的奇人。一刀斋字面意义既是“一つの刀”,可见其人之剑术与为人均似一柄好刀出鞘,锋芒毕露。与上泉伊势守之剑圣封号不同的是,伊东一刀斋为后人将其与塚原卜伝、柳生石舟斋并称为三剑豪。因为他无剑圣之圣,更不可能有高僧的仁慈。在伊东一刀斋的生涯中,更多的是血腥的气氛。伊势守操剑成神,而一刀斋则是一匹无人得以驾御的苍野之狼。就让我们顺着一刀斋的脚步,来领略他一刀流剑术的风采吧。 伊东景久,通称弥五郎,斋号一刀斋。关于他的出生地有伊豆大岛说、西国说、近江坚田说、加贺金泽说等等,因为无确实记载,已成为了一个迷。而他的出生日期,则有永禄三年(1560)八月五日的说法。青年的景久,据说流浪至伊豆的三岛,有一次被乡人从三岛神社地板下唤醒。村民见之“身长六尺,一头披肩长发,脸如为火所烧般通红,可说奇形怪状”,皆以鬼称呼景久。而景久自己,也嬉于戏称自己为“鬼夜叉”。可就是这个鬼夜叉,几日后却向三岛周边富有盛名的剑术家富田流的富田一放提出挑战。当时的年份是天正二年(1574),景久十四岁。这被众人认为是场笑话的试合,最后的结果却是让人难以想象。成名多年的富田流好手富田一放竟败在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挑战者手下,景久因此一举成名。以十四岁之幼龄取得如此成绩,足见景久在少年时已有超出常轨驾御剑的能力。三岛神社的神主矢田织部曾这样评价拥有非凡之力的景久,“他绝对将成为著名的剑术家”,于是与景久商量,以伊东弥五郎景久之名,定名了神社所奉纳的一文字作名刀。而此刀在其后景久追捕一名盗贼时曾一刀将贼所藏身之甕一刀两段,故景久将之自命名为——“甕割り”。剑败富田一放的景久,之后来到了江户,拜在越前剑客中条流钟卷自斋门下。说起钟卷自斋通家,也是一个迷一般的剑客。只知其为庆长年间的人氏(一五九六为庆长元年),是可自创派立流,列剑圣位的人物,生年与生平竟无记录留传,就是其师门也有从富田流富田势源或富田景政(势源之弟)两种说法。而钟卷自斋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代师传艺,教导出了佐佐木小次郎这样一位天下闻名的大剑侠。伊东景久投入钟卷自斋门下后,一段时间内不声不响地致力于剑道修业。直到有一个日,景久突然对钟卷自斋说道:“老师,我已经领悟了剑法的妙机。”钟卷自斋对这名才跟随自己学剑不多时的新弟子的话自是不信,断言道:“你学道时日方短。切不可自高自大。”而当着恩师的面,伊东景久依然反驳道:“剑之奥妙,不一定是非需老师才能传达的东西,也不一定是因修业的长短来合算其所存在差异之物也。如果老师有怀疑,所谓百闻不如一见,请与我试合便知。”钟卷自斋于是与伊东景久进行了试合。原本想将这自高自大的弟子鼻梁打折以做教训的自斋,在全力以赴下竟然不法占得景久什么便宜,这次试合不但没能显现出他师范的尊严,反而证明了弟子的正确。万分惊讶的钟卷自斋叹问道:“我巡游各国,与诸多武艺者做了试合,未尝一败。而今如无法击败自己的弟子,应该是我输了。不过,你是何时掌握如此精湛的剑技的?”伊东景久回曰:“人,在睡眠时脚有时痒却挠头。其实脚痒则应是挠脚,头痒则应是挠头,为何发生前述之事?皆因人所固守的本能意识断绝而产生如此行为。我之剑技,便运用了这个原理。”钟卷自斋闻罢感叹道:“……看来我已经没有什么剑技再能教你了。”于是将钟卷流的全部秘传授与景久。其中包括了中条流之极密剑妙剑·绝妙剑·真剑·金翅鸟王剑·独妙剑五点(《一刀流极意》)。随后,已领悟剑之奥妙和得到钟卷自斋倾囊相授剑技他为剑术一刀流的研究开始遍历全国各地以做修行。而这时起,伊东景久开始自报姓名为伊东一刀斋景久,或是户田一刀斋。这户田一刀斋原本是钟卷自斋的别号。景久之所以采用这个名称是为以视他对老师钟卷自斋的尊敬之情。天正六年(1578)间,一刀斋来到三浦半岛的三崎。在这儿,他与来自中国的剑术高手十官有一场精彩的对决。十官身长6尺(约180cm),是个大个子,惯用的是长大白刃,在他出道以来的交手记录中无一败绩。听闻过景久的名声而前来找一刀斋挑战。伊东一刀斋应战,当着围观众人的面,他手持的兵器却是……扇子一把!当场将所有人吓了一跳,十官更是震怒非常。可没人想到,一刀斋就是用这扇子,一合间便将十官的木刀打落,漂漂亮亮地赢得了试合的胜利。大概也是在其后不久,一刀斋有了位爱人。别派的剑手为击杀一刀斋,买通了他的情人,让他向一刀斋灌酒,预备是等一刀斋酒醉后再发起袭击。在一刀斋睡熟后,那女人又将他的刀藏了起来,而这时,早已埋伏多时的十余敌闯了屋来。一刀斋被惊醒,在发觉配刀不知所踪时他当机立断,飞身撞出屋外,空手夺取一名敌人手中之刀,然后依次一个个将八方围至的敌人全数斩杀。据说经此一战,一刀斋将当晚危机中领悟之秘剑命名为“拂舍刀”。这个逸话在关东一地流传最多,应该是当时他正好走到关东附近吧。而一刀斋所创立流派一刀流的极意“梦想剑(或说无想剑)”创出的时间也应该是他身处关东镰仓一地之时。传说,一刀斋为了钻研出属于他自己的剑术极意,可谓煞费苦心可就是不得。为向上天祷告,乞求成功,一刀斋来到镰仓的鹤丘八幡宫连续祈祷了七天七夜(此人可不是一般地信徒啊,够虔诚~)。第七夜晚,在意识模糊间一刀斋感觉到身后有人在偷偷靠近,他没来得及思索,无意识中自然出剑斩落。这时,一刀斋才发现,其实身后并没有人,他砍中的,是自己的影子。“正是这个,迷惑带着意识如微尘般道化为无的剑,这才是剑之极意”,一刀斋终于领悟出了极意“梦想剑”。就这样,一刀斋彻底地弄清楚什么是剑,他一生进行过三十三回有生命之忧的真剑比试,刀光剑影间,一刀斋始终保持着平和的心态,将它们视为普通的试合来对待,无一败绩。“关东无双”,是人们对一刀斋生涯的最好归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