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学生不但学到知识还能运用知识(鲁子问) - 给力英语
您现在的位置:给力英语英语教师

让学生不但学到知识还能运用知识(鲁子问)

发布:admin    时间:2008-08-22 14:38:10     浏览:1871次    [划词翻译已启用]
从英语语言知识到英语运用能力的提出,这中间体现了中小学英语教学研究与改革的成果。之所以关注二者之间的关系,是因为它直接影响着中小学英语课程定位与教学实践——

 

让学生不但学到知识还能运用知识

 

    语言知识与语用能力是统一体

 

  英语课程标准倡导培养学生的综合语言运用能力,但这一课程目标自课程标准颁布之日起就面临批评的声音。批评者认为,新课程否定知识的重要性。这其实是对新课程的误解,因为在新课程中,语言知识与语言能力是不可分离的统一体。

 

  强调语用能力是否定我国英语教学传统?


  批评新课程否定知识重要性的人认为,新课程把语言技能排列在语言知识之前,以语言运用能力为目标,不强调语言知识教学。有批评者甚至认为,新课程轻视知识教学,是对我国英语教学优秀传统的否定。


  强调学生的语言运用能力是新课程否定我国英语教学的传统吗?完全不是,而且恰恰相反,英语新课程对运用能力的强调是对我国英语教学优秀传统的继承与发展,因为对运用能力的强调从20世纪90年代的《九年义务教育初中英语教学大纲》、《全日制普通高中教学大纲》就已经开始。英语课程标准与《九年义务教育初中英语教学大纲》的理念一致,表述都非常相近。这清楚地表明,语言运用能力培养在我国英语新课程实施之前就已经旗帜鲜明地被倡导,新课程的规定并不是对传统的否定,而是对我国英语教育优秀传统的继承和发展。
  更为根本的是,培养语言运用能力本来就应该是英语课程的基本目标,而且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需要。因此,只要这一目标是符合我国社会经济发展需要的,我们就应该理直气壮地、旗帜鲜明地去追求。尽管实现这一目标还存在很多现实的困难,我们也应该坚持。


  语用能力培养是否需要扎实的知识基础?


  把语言知识与语言运用能力对立,本质上是对知识的误解。


  现代语言能力理论告诉我们:语言运用能力本身就包含了语言知识能力,没有扎实的语言知识基础,就不可能有扎实的语言结构知识能力,语言运用能力也就成了空中楼阁,能力建构就更无从说起。现代知识论也告诉我们:语言知识内在地包含了语言运用的能力。
  以往,在传统知识论看来,知识与能力是二分的,无论是“知与行”的哲学讨论,还是“转识成智”的佛学和哲学思考,都是把知识与能力分开的。随着人类对知识认识的发展,出现了从本质上认识知识与能力关系的现代知识论。根据当代知识论哲学的理解,知识可以分为对象知识、能力知识(程序性知识)、事实知识(陈述性知识)。根据当代教育心理学对知识的心理表征分析,知识可分为陈述性知识和程序性知识。陈述性知识是描述客观事物的特点及关系的知识,用来回答事物“是什么”、“为什么”和“怎么样”等问题。程序性知识是关于办事的一套操作步骤和过程的知识,主要用来解决“做什么”和“怎么做”的问题。这就是说,在当代知识论视野,知识与能力是内在的统一体,而不是二分的,更不是对立的。当然,没有“是什么”也就不可能有“怎么做”,陈述性知识是程序性知识的前提和基础,这是毫无疑问的。


  在当代知识论视野里,现代意义的知识包含了传统意义的知识——陈述性知识,也包含了传统意义的能力——程序性知识。那么,当代知识论视野的语言知识也就包含了语言的陈述性知识——关于“是什么”的知识,也包含了语言的程序性知识——关于“怎么做”的知识。


  因此,英语课程标准才明确指出:“综合语言运用能力的形成建立在语言技能、语言知识、情感态度、学习策略和文化意识等素养整合发展的基础上。语言技能和语言知识是综合语言运用能力的基础。”这显然说明,知识与能力并不是对立的,而是内在统一的。


  我们可以说,要实现新课程要求的培养学生的语言运用能力的目标,不是需不需要扎实的语言知识教学的问题,而是如何进行知识教学的问题,如何夯实指向运用能力的基础问题。


  指向运用能力的知识教学如何进行?


  如前所述,新课程并不是在否定知识的重要性,而是强调只有陈述性知识是不够的,知识教学必须包含程序性知识,因为这是我国传统的英语教学中缺乏的,也正是这种缺乏导致了我国英语教学对英语运用能力培养的欠缺。


  在英语新课程理念下,英语教学应该夯实学生的陈述性知识基础,更应该夯实学生的程序性知识基础,既要让学生知道“是什么”,更要让学生知道并学会“怎么做”,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培养学生的运用能力。


  这就要求我们不仅要弄清楚英语语言的陈述性知识,还必须弄清楚英语语言的程序性知识。而我国传统英语教学的不足,恰恰就在于我们开展了很多陈述性知识的教学,却没有认真开展程序性知识教学。比如我们教给学生定语从句是如何从两个单句变成的,却没有培养学生为了什么语用目的把两个单句变成一个定语从句,因为我们的定语从句教学没有讲清楚定语从句的运用内涵,也就无法培养学生运用定语从句的能力。


  我们可以按照知识从了解、认识到运用的合理过程来开展陈述性到程序性的知识教学,从而培养学生的运用能力。下面,我们以定语从句的教学为例。


  首先,弄清语言知识内容的运用形态。我们现在不仅要让学生了解定语从句的结构,更要培养学生在相应语用目的下运用定语从句的意识。我们要告诉学生:定语从句充当形容词的功能,用于说明被修饰的名词或代词,但它比形容词蕴含的信息量更大,能更详细地说明被修饰对象的特征。如:


  Sam(山姆):Would you please give me the book,Wang Hui?(王慧,请你把那本书递给我,好吗?)

    WangHui(王慧):Which book?(是哪一本呢?)

    Sam(山姆):The book on the desk.(书桌上那本。)

    WangHui(王慧):But there are many books on the desk.(可书桌上有很多书呀。)

    Sam(山姆):The book Mr Lu just put on the desk.(我要的是卢老师刚才放在书桌上的那本。)


  学生可以在这样的练习过程中非常明确地体验到运用定语从句的必要性。


  其次,以运用为基础设计归纳或演绎活动,然后引导学生理解定语从句的内在结构。


  我们可以引导引导学生比较分析两个语句:


  A Chinese teacher came to our school yesterday.(一个中国老师昨天来到我们学校。)


  A new teacher who is from China came to our school yesterday.(一个中国来的新老师昨天到我们学校来了。)


  A new teacher who will teach us Chinese came to our school yesterday.(一个来教我们中文的新老师昨天到我们学校来了。)


  这样的比较可以让学生更好地理解定语从句。


  最后,进行相应的训练。如在口语训练中引导学生学说:

   Could you lend me the book you bought yesterday?(你可以把昨天买的那本书借给我吗?)

    在书面运用中,要求学生写出这类应该使用定语从句的语句:

   The Dragon Boat Festival of China is in memory of Qu Yuan, a patriotic poet who died for his country in 278 BC.(中国的端午节是为了纪念公元前278年为祖国而死的爱国诗人屈原。)


  这样的知识训练才是培养学生语言运用能力所需知识的教学,因为这样的知识教学不仅仅开展了陈述性知识的教学,更开展了指向运用能力的程序性知识的教学。这也才是英语新课程所要求的指向运用能力的语言知识教学。


  (作者为华中师范大学教授,“英语课程标准”专家组成员 鲁子问)


  • * 您必须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 * 您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给力英语网无关。
  • * 您在给力英语网评论系统发表的作品,给力英语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