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语境的定义和性质(王建华) - 给力英语
您现在的位置:给力英语英语教师

关于语境的定义和性质(王建华)

发布:wenhui    时间:2007-03-17 12:38:25     浏览:9010次    [划词翻译已启用]
作者简介: 作者王建华,男,1956年出生,浙江教育学院院长、教授,复旦大学在职博士生。(杭州 310012)
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语言学的研究出现了一个重要的理论转向:由重视语言结构的分析转而重视语言功能的研究,语用学、社会语言学、功能语言学、心理语言学、文化语言学、应用语言学、交际语言学等应运而生。着眼于语言的功能,各语言学流派都不约而同地把语境作为研究视野中的一个重要参数,加以重视和研究。可以说,近二十年来语境研究已成为语言学中的热点之一。人们围绕语境的定义、性质、分类、功能等等,提出了许多有益的观点,语境与语法、语义、修辞、交际等方面的关系也得到较为充分的讨论,“语境学”的概念已经提出,并有人做了初步的探讨,出版了若干本以“语境学”命名的著作。
  然而也要看到,到目前为止的语境研究还不能完全令人满意。究其原因,一是因其自身的复杂,研究起来有相当的难度;二是因为人们的研究角度和观点的各异,在一些重要的问题上尚未形成共识。我们认为,目前国内的语境研究要有所深化和突破,在理论上澄清几个重要的问题是十分必要的。本文主要讨论语境的定义和性质问题。

一、语境定义面面观

  何谓“语境”?它有什么性质?这是一个看似不必多费口舌的问题,人们似乎都在心照不宣地使用着这个概念。然而,事实并不如此简单。在具体的研究中,人们对语境的认识并不一致。试举几位学者的观点:
  语境是时间、地点、场合、对象等客观因素和使用语言的人的身份、思想、性格、职业、修养、处境、心情等主观因素所构成的使用语言的环境。在交际过程中,言语环境诸因素总是交错在一起影响着语言的使用……言语环境中的客观因素是多变的,但是人们可以去适应它;而主观因素(处境、心情等临时因素除外)既经形成都有相对的稳定性。①
  所谓语言环境,不仅仅指说话的现场,还包括说话人和听话人的身份、是男是女,年轻的、年老的,各是什么地方人,并且包括说话人和听话人的各种背景,如文化背景、语言背景、思想意识背景、风土习惯背景,以至说话者同听话者的目的。②
  语言……总是以一定的条件为前提,并受其影响和制约的。这种前提条件,就是语境——语言环境。③
  语言环境,也可以叫做“交际场”。在现实的交际活动中,只有当交际的双方有条件地联系起来,组合而成为一个“交际场”,交际活动才能够正常地开展,信息的交流才能正常地进行下去。④
以上举例性地列举了一些学者对语境的看法。除了语境本身的构成因素和功能之外,可以看到,对语境这个概念的定义、性质的认识人们并不统一。事实上,国内语境研究在这方面的探究的力度和深度是不够的。而西方语言学界自80年代开始,对语境这个概念的本体研究,提出了不少令人瞩目的新问题。仇鑫奕的《语境研究的变化和发展》一文⑤归纳了七个方面的内容:
  1.语境是客观的场景,还是心理产物,还是交际主体相互主观构建(解释)的背景?
  2.语境是在言语交际之前既定的,还是在交际过程中动态形成的?如果是动态形成的,那么它是由交际的参加者构成的,还是由其自身构成的?交际主体除了受语境制约,是否还可以为了自身的交际目的构造语境?如果语境是不断构造的,那么其过程是不是积累性的?
  3.语境是相对什么而言的?它是不是单一的和唯一的?它是否具有确定性?
  4.语境是否为言语交际主体共享,或者说是否被限制在交际双方的“互有知识”范围内?不同的交际主体是否有不同的语境?
  5.应当将语境置于什么层次上进行研究?抽象的、一般意义上的普通语境是否存在?
  6.给语境下定义必须解决哪几个问题?
  7.建立一个描写性的语境模式必须解决哪几个问题?
  这里所列的七个方面都很有理论价值。的确,如何给语境下定义,准确理解语境概念的内涵、外延,解答“语境是什么?”它有什么特性的问题,很值得进行深入的分析和反思。为了使讨论更集中,我们主要谈两个问题。

二、 如何给语境下定义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得确立相应的理论基点。我们在此讨论的“语境”是语用学范畴之中的,实际上是“语用语境”。为讨论简便,以下我们简称的“语境”都是这个含义。我们知道,语用学是研究语言运用及其规律的学科,它关注使用语言的人——语用主体;关注语言手段本身——话语实体;也关注语言使用中的种种有关因素,特别是语境因素,并使之同以上两个方面紧密结合在一起。⑥也就是说,在语用学范畴里,语境是与语用主体、话语实体相对而存在的语用三大要素之一。它不是单一的,也不是唯一的。要给语境下定义,必须关注语境在语用中的地位和功能,并认清这三大要素之间的关系。
  1.语境是语用中的条件和背景
  语用活动是人们应用语言手段组成话语,进行交际、交流信息和情感的行为。任何一次语用交际(不论是口语还是书面语)都有一定的环境或场景,包括具体的时空等自然环境和特定的社会时代环境。这些参与到具体的言语行为中的环境就是语境。不能设想,语用交际可以脱离语境而存在,同样,也不能把没有与交际结合在一起的环境当作语境来看待。如果说,一个完整的语用交际中,参与交际的人(包括表达和理解两个方面)是语用的主体,作为交际工具的话语是客观的实体,那么,语境就是语用的条件和背景。它与交际的过程相始终,与交际的另外两个因素相联系,三者缺一不可。
  2.语境能影响语用交际的成败
  作为语用活动中的一个要素,语境对交际有重要的影响。它对话语意义特别是言外之义的影响和制约作用十分明显,“一个语词只有在语句的语境中才具有意义”⑦,“不仅一句话好不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语言环境,甚至连对不对离开语言环境都很难判断。”⑧语境对语用主体的选择话语手段和理解话语意义的影响和作用也十分明显,言语表达和话语理解的每一个环节都离不开语境因素的影响。语境对语用交际的影响可以有时明显,有时隐晦,但这种影响是绝对的。“适境”与否是衡量语用成败、交际优劣的关键参数。
  3.语境是相对独立的,内部可形成若干子系统  语境同语用主体、话语实体是处于同一平面的因素,其外部与另外两大因素构成平行的、相对独立的子系统关系。另一方面,语境内部所含有的众多因素诸如时间、地点、场景、社会环境、时代背景等又相对独立,可以构成自身更下位的子系统,这些子系统之间还可能相互影响,按一定的层次,形成有关联的网络,以“语境场”的方式共同地发挥作用。语境的功能是与其结构相适应的。而且,语境的各子系统处于动态的变化之中。可以对各子系统进行分别的分析,但更要将它们作为一个整体,注意到它们之间的联系及函变关系,从而研究语境的整体结构和功能。
  4.语境又可与主体和实体形成交叉
  语境既是同语用主体、话语实体相对独立的因素,同时,在具体的语用交际中,语境与话语实体和语用主体之间又存在着相互交叉、相互渗透的现象。不注意到这一点,不是辩证地看问题,也不利于语境研究的深入。具体地说,语境同话语实体的交叉可以形成通常所说的“上下文语境”,因为话语的这种上下文(前言后语),是互相联系、能影响结构和意义的,与其他语用环境的功能相当。语境同语用主体的交叉可以形成所谓的“背景语境”或“认知语境”。这种语境是语用主体大脑中储存的有关世界的百科知识,作为一种背景或认知条件,参与语用的活动之中而形成的。它们可能是交际双方的“共享知识”,也可能是表达一方或理解一方各自构建的认知语境,二者之间可能一致也可能不一致,由此反映出语境的动态性和差异性。需要指出的是,不论这种认知背景是否一致,它们都会对具体的语用产生影响,因而都可以视为语境因素。
  根据以上的分析,现在我们可以试图解答“语境是什么”这个问题。也就是说,语境可以定义为:
  语境是语用交际系统中的三大要素之一;它是与具体的语用行为密切联系的、同语用过程相始终的、对语用活动有重要影响的条件和背景;它是诸多因素构成的、相对独立的客观存在,又同语用主体和话语实体互相渗透;它既是确定的,又是动态的,以语境场的方式在语用活动中发挥作用。

三、如何认识语境的性质

  作为语用系统的重要因素之一,语境具有什么性质和特征,也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理论问题。在以往的研究中,人们对此有所注意。如西光正认为:“语境本来就是语言的一种客观属性。”⑨王德春认为:“言语环境从本质上说是社会环境的变体,是社会环境在语言使用上的反映。”瑠冯炜认为:“语用语境的主要特征是:主观性、完整性、可变性和个体差异性。”瑡西方语言学界也有许多不同的认识。有的认为语境是客观存在的具体事物,有的认为是范畴化的、纲要式的构造物,有的认为是认知心理的产物等等。瑢应该说这些观点都对全面认识语境的性质和特征有益处。但也要看到,它们多是从某一个侧面来认识的,还嫌零散,不利于人们系统地掌握语境的的性质。
  我们认为,语境的性质主要有以下几点:
  1.现实性
  任何一次语用交际都是在相应的语境之中进行的,不存在脱离语境的语用交际。语境的这种与言语行为共生的现象,反映了它的客观性和现实性。这种客观现实性,以语言外的诸语境因素如时间、地点、社会、时代等表现最为明显。韩礼德在《语篇与语境》一书中认为,语境总是先于语篇(即交际过程中产生的话语)而存在的,王德春认为言语环境是社会环境的变体,都是看到了语境的这种客观现实性。即使是与话语实体相关的上下文语境,也具有明显的现实性质。在具体的语用交际中,任何话语在执行其功能的同时,都自然而然地形成了话语内部相互影响、话语之间相互关联的话语链,这种话语链便是上下文语境。而上下文语境一旦形成,便是客观的存在,影响语用交际的活动。例如:
  “古”当然是值钱的。但是不是凡与“古”沾亲带故的就一定值钱,那就不一定了。
  (《文汇报》1992年12月21日《好古》)
这里的“但是不是”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与上下文的联系密切相关。加不加最后一个分句“那就不一定了”意思不同。如果没有这个分句,第二句便是先转折后否定(即为“但是/不是……”的停顿),而有这个分句,全句意思则为转折后再设问了(即为“但/是不是……”的停顿),表示存疑。这两种不同的意义,是由上下文的相互制约和影响而区分出来的,由此而构成的便是上下文语境。
  能否产生现实的上下文语境,是动态的话语与静态的语言单位之间的显著区别。也只有在这个意义上,说“语境本来就是语言的一种客观属性”,才是正确的。
  2.整体性
  作为一个独立存在的语用要素,语境本身是一个整体,内部包含了众多的子因素,这些子因并不是平面的罗列和杂乱的堆砌,而是有一定的结构和层次。“每一个语境(除最小的语境外)包含一个或多个更小的语境;每一个语境(除最大的语境外)包含在一个或多个更大的语境当中。”瑣不同的因素和结构所起的作用往往并不相同。但要看到,在具体的语用交际中,语境功能的发挥通常是以整体的面貌呈现出来的。例如茅盾的《风景谈》中有一段话:
  这几位晚归的种地人,还把他们那粗朴的短歌,用愉快的旋律,从山顶上飘下来,直到他们没入了山坳,依旧只有蓝天明月黑黝黝的山,歌声可是缭绕不散。
有人曾撰文指出这段话里有语法错误。因为“这几位晚归的种地人……飘下来”的句式为把字句,可以还原为“这几位晚归的种地人从山顶用愉快的旋律,飘下他们那粗朴的短歌来”;压缩一下显示主干为“种地人飘短歌”,语法结构上似有问题。但在具体的阅读过程中,我们会感到它有什么错误么?相反,人们会觉得这个“飘”字用得很形象、很生动,原因便在于语境在其中起了作用。特别是下文“他们没入山坳”、“歌声可是缭绕不散”,“飘、没入、缭绕”等几个动词相互关联,构成了极富动感的画面。再联系上文关于“蓝的天,黑的山,银色的月光”的背景中农民牵牛掮犁归耕的描写,形成了一幅形象生动的图画,隐去了这一句看似搭配不当的“毛病”,而造成了一种很好的表达效果。这说明,在具体的语用中,语境的功能是以整体的状态呈现出来的。
  这个例子主要着眼于上下文语境的整体联系。在现实的语用中,社会文化语境、伴随语境、现场语境以及上下文语境等常常糅合在一起,形成更大的整体,对语用的影响也更为复杂。无论语境因素的复杂或者简单,其整体的性质都要给予充分的重视,认识到这一点,有重要的理论价值。过去的语境研究中,有的人只注意到某一种语境因素,而忽略了其他因素,带上明显的片面性;也有的人将语境的整体割裂开来,用原子主义的方法,平面地、分散地分析不同的语境因素的功能,而不是将语境诸因素有机地联系起来,给人以零碎、散乱的感觉,也就难以准确地认识和把握语境的本质。
  3.动态性
  动态性是语境的又一重要属性。这有几个含义:首先,语言外的诸语境因素既是在语用交际之前既定的客观存在,又是随时处于变动不定的状态的。时间是流动的,空间是变换的,场景也是可以更易的。这种客观存在的动态化语境因素,使每一个具体的语用交际过程都带有自身的独特个性。从宏观上看,在不同的交际过程中发生影响的语境是不同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一切皆动,这才符合辩证法。其次,语境不仅是共生的,而且是共变的。参与交际的人具有强烈的主体特征,在语用中他们不光是被动地受既定语境的限定和制约,还在不断地构建、生成和创造着新的语境。新语境的构建和生成是在语用主体的背景语境的范围内进行的,它使主体的认知语境增加了新的容量。这些新的语境一旦产生,同样要对交际发生影响。再次,即使是不构建新的语境而仅利用既定的语境因素,在具体的语用交际活动中,人们所凭依的语境因素也不会是一成不变的。语用主体往往不停地选择、变换甚至控制着不同的语境因素来为交际服务。语用主体的这种选择、变换和控制,使得语境本身带上了强烈的动态性质。请看一个《红楼梦》的例子:
  黛玉磕着瓜子儿,只抿着嘴笑。可巧黛玉的丫环雪雁走来与黛玉送小手炉,黛玉因含笑问他:“谁教你送来的?难为他费心,那里就冷死了我!”雪雁道:“紫鹃姐姐怕姑娘冷,使我送来的。”黛玉一面接了,抱在怀中,笑到:“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
这里黛玉就巧妙地变换和利用新的语境因素——雪雁送来的小手炉,引出一个新的话题,对宝玉进行了一番奚落。事实上,在现实的语用中,不仅作为语境因素之一的话题是随时可变的,其他的语境因素也是处于经常变化之中的,动态性质十分明显。
  4.差异性
  语境的差异性也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是语境本身对语用交际的影响有差异,不同的语境因素在具体的语用中的作用并不是完全等值的。它们影响的效果有直接和间接之分,影响的方式有外显和内隐之别,活动的形态有稳定和动态之异。我们可以大致地将语境分为言内语境(主要为句际语境和上下文语境)、言伴语境(包括现场语境和伴随语境)和言外语境(包括社会文化语境和认知背景语境)三种。一般地说,言内语境最直接、最外显也最稳定,言外语境最间接、最内隐也更为变换不定,言伴语境居于二者之间瑤。在对语境进行分析的时候,应该注意到它们之间的这种差异性。
  语境差异性的另一含义是:语用交际是双向的活动,有表达的主体,也有接受的主体。在具体的交际过程中,语境作为不可或缺的伴随因素同时对语用双方产生影响。理想的交际,语境应该是语用双方的共享知识,即双方都不约而同地凭依同样的语境因素,交际才能顺畅。这是大多数语用交际的情况。但也要看到,现实交际中的情况并不完全如此理想,交际的障碍经常发生。这便是双方认知语境的差异性使然。例如李六如《六十年变迁》中有这样的描写:季交恕问方维夏:“你知道这个消息吗?”“什么消息?”“蒋介石开刀啦!”方维夏很奇怪:“什么病开刀?”季交恕说:“你还睡觉!杀人!”这里方维夏对“蒋介石开刀”的理解出现偏差,是因为他的认知语境与季交恕的不一样。他不清楚蒋介石背叛革命的事实,故理解为“生病开刀”之义。值得注意的是,“开刀”还可有另一种理解:为别人动手术。但这里没有出现这种歧解,是因为在大革命时期,蒋介石是个军人、政客,也是个名人,而不是外科医生。在这一点上,方维夏有着和季交恕相同的认知语境,因而没有歧解。这说明,语用主体对世界的有关知识作为一种认知的背景语境,既有共性的一面,又常常表现出差异性。瑥
  总之,在具体语用交际中,语境的差异性是一个常见的重要现象,应该加以重视。以往有的研究忽略了这种差异,所做的分析通常成为实验室式的——“理想的人运用理想的话语在理想的语境中进行理想的交际”之模式,抹平了差异,也就抹杀了语用的鲜活灵动。
  5.规律性
  同语言的其他因素一样,语境在语用中的作用和功能也是有规律的。从其内部来看,它的构成、结构应该有规律,众多语境因素如何影响语用交际也应有律可循。从其与语用主体、话语实体的关系来看,它们之间的相互影响、相互作用也不是杂乱无章,完全没有规律的。对一次具体的交际活动固然可以分析语境因素如何起作用,并从中寻找到相应的规则,而宏观上对语境进行多侧面的研究,从中抽象出种种规律,亦应成为语境研究中的题中应有之义。事实上,目前的语境研究已有不少对规律的探寻,如熊学亮的关于认知语境“前赴后继”式的单向推导分析瑦,是对一个具体语用交际内部的语境规律的探讨;王建华关于语言理解中的语境策略的研究,是从中观上探讨语境规律的瑧;王德春等关于言语语境及语体、风格、文风、修辞方式之间关系的论述瑨,则是宏观上对语境规律的探讨。至于目前人们谈的比较多的语境的制约功能、解释功能等,也都是对语境规律的认识和总结。
  应该指出的是,对语境性质的探讨,实际上便是语境理论研究深化的一个表征。在这方面,要做的工作还很多,特别是对语境规律性的研究——语境是怎样构造的,不同的语境因素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制约每一个特定语用交际活动的语境因素有哪些,起什么作用,怎样起作用,语境对话语的形式特征和信息内容有什么影响,不同语境因素影响的大小等等,都是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对此我们将有另文做进一步的探究。

  • * 您必须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 * 您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给力英语网无关。
  • * 您在给力英语网评论系统发表的作品,给力英语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